你所在的位置: 洞頭網 > 人文洞頭 > 百島刊物

在龍灣潭,與山水耳語

2015年12月07日 12:27:11來源:洞頭新聞網字體:

  ■施立松

  秋漸深,陽光正好,把自己折疊成一枚秋葉,撲進永嘉的山水里,就像,一粟之歸于滄海,一塵之歸于大地。

  楠溪江清波依舊,竹筏上笑聲依稀,嘩嘩的水聲一再復述江的歡悅,把一車人的心,都俘獲了去,裹挾進層層疊疊的浪花里,走走停停,開開謝謝。而我們仍沿著江走,往山深處去,去尋一山將染未染的秋色,訪一潭將寒未寒的凝碧。水未窮,路未盡,群山卻已將我們重重包圍,龍灣潭如倚門的母親,等待倦游的歸客。

  進了山門,溯流而上。溪流不深,清澈見底,剛好讓溪底的游魚與卵石的歡愉,歷歷如鏡花水月;瀑布不大,柔滑如絲,正好讓山風織一段云錦,讓秋陽映一道虹彩;潭碧似玉,潤而猶涼,恰可容瀑的激越,納涌的熱烈。一瀑必有一潭,瀑高則潭深,潭是瀑的歸依,瀑是潭的序言。龍灣潭的七瀑七潭,連綴成七個篇章,各具風姿。導游書上寫得極美,讓人心醉:“一瀑僅見瀑花,潭似半開的鳳眼。二瀑似蒼龍從石洞中鉆出,側身蜿蜒下游,卷起一片煙霧,形似瓢。三瀑左細右粗,雙瀑齊下形似大缸。四瀑猶如騰蛟穿峽,轟鳴而下,晶瑩如藍寶石。五瀑舒展開朗,形似一把銀制琵琶。六瀑斜瀉,沿石槽而下,綽約多姿,形似鯉魚。七瀑落差約50余米,勢如破竹,聲震山岳”,一路尋去,只覺得尋常筆墨,哪描抹得了它之萬一呢!這一部水寫的文字,字字珠璣,須細細咀嚼,慢慢品味,才能品出它的好,它的美,它的豐厚內º,它的弦外之音。

  山谷里,林木ÉÉ,春的煙雨夏的蟬鳴還在葉脈間向著秋陽甜笑,枝頭上青的青,紅的紅,在秋的進行曲里,彈奏各自的音符,表達獨有的情緒;棧道旁,野花妖妖嬈嬈地開,野果踏踏實實地結,µ紫的雛菊,金黃的萱草,瑪瑙似的紅山果,還有一樹樹野生板栗,都在收獲的節奏里,閑話桑麻;猴歡喜高挑的身材高調地綻開嫵媚的笑,于她而言,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;一只天牛坦蕩從容地爬行于地面,瑩綠的背殼負載了太多綠葉和陽光的洗禮,他是厭于高枝的孤寂嗎?看慣萬千匆匆步履,它也想踩一踩人間的足跡吧?潤楠樹在不遠處拂了拂長須,這棵世間獨存的樹,是否歆羨了小小天牛的自由行走?相較于天牛的“膽大妄為”,鳥雀似乎矜持許多。她們只遠遠地遞來幾聲輕啼,送來幾則林中的消息,如一筆丹青越過時光,卻芳蹤難覓。仿佛一個謎語,藏于千余種植物和數十種珍禽異獸生活的山中,即便我們攀上高高的山麓,站到中國第一的空中玻璃觀光平臺,也只能在茫茫蒼蒼中,聽山風耳語,看溪流如帶,窺造化神奇,而得到一些細節的提示,來嘆一聲生命的渺小和可貴,再與茂生于崖頂的千年古柏遠遠對視,交出彼此不曾細細審視過的內心,漣漪輕輕蕩開,身側人聲俱寂,浮云伸手可及,如同一段無人與共的旅程。良久,心自云外歸來,塵埃盡,鉛華洗,謎底未現,而身已自在。

  下山路,新修了一條滑道,從山頂到山腳,只需三五分鐘便可一滑到底。但選擇這條捷徑的,聊聊無幾。身若自在,步履便輕,何況,與山水相依的路,每一步都是詩意而親昵的耳語。

關鍵詞:

編輯: 錢飛琴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