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洞頭網  >  海島縱覽  >  異域香島

非洲混搭明珠桑給巴爾

2012年08月07日 09:20:28來源:天津網字體:
核心提示:海之多情大抵是因為生活在這里的人們。而匯集了阿拉伯風情、南歐特色、印度風格的香料島——桑給巴爾島,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讓歐美單身女游客喜愛的沙灘。沒有之一。

碧水白沙間勞作的人們


桑給巴爾的黃昏

石頭城

低矮的客車

非洲香島

桑給巴爾門

    海之多情大抵是因為生活在這里的人們。而匯集了阿拉伯風情、南歐特色、印度風格的香料島——桑給巴爾島,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讓歐美單身女游客喜愛的沙灘。沒有之一。

  然后是第二個,第三個……她們緊緊挨著,相互推搡著,嬉笑著,終于那小小的墻角裝不下她們的快樂,嘩啦啦地全都傾泄了出來。孩子們跳著、叫著,嘻嘻哈哈跑開去好遠,然后再回過頭來看我們。我們彼此打量對方,跟著她們沒理由地大笑了起來。

  快樂,來得那樣突然,純粹到甚至能聽到它清脆的響聲。我們跟著直覺往海邊走,那路也是潔白的,鋪著厚厚一層如粉末般細膩的東西,是沙,卻更像石灰。沒走幾步,有柴門緊閉,火紅的三角梅熱熱鬧鬧地開出了墻頭,大門上赫然懸一匾,上書:石頭屋。這應該是個小旅館。只是敲了半天門不見人來,我們轉到前門,推開虛掩的竹門,徑直走了進去,隔窗望內,屋內一派井然的異域風情。

  終于一個老人家示意我們稍等,他去叫主人。這是一棟面海二層獨棟別墅,里面有一個很大的院子,院內種了幾棵椰子樹,樹上結滿了金色的椰果。二樓很大,一部分被設計成面海的開放式客廳。面積大到堪稱奢侈,擺著各種造型的沙發和懶人椅,甚至還有一個秋千,屋子如此開放,以致在任何一個位置都能輕易看到印度洋。

  而那片海,有著詭異的藍,它藍得很不純粹,深藍、淺藍、粉藍、湖藍、寶石藍,各自占據半壁江山,互相割裂又抵死纏綿。情到濃處是靛藍,少小無猜是天藍,第一眼還是青蔥少年之輕佻的藍,再一看,已是要魂斷藍橋之濃稠糾結。望一眼,從矢車菊藍到皇室藍,從波斯藍深到午夜藍,洋洋灑灑鋪陳開去,奢侈到讓人幾乎要忘記呼吸。

  我們就呆呆地坐在這無邊的藍色里發呆,如闖入了印度洋童話世界,音樂隨著海風一起在寬敞的客廳里飄搖繚繞,看一眼書,聽一會風,再聽一會啾啾鳥鳴。如果時光可以停止,就在這兒老去也不錯。可是時光其實一直就在這里,流逝的只是我們自己的似水年華。

  沙灘男孩

  起身去做飯,廚房洗手池上方開了扇窗。我們在城市里的家,窗外是一堵堵冰冷的水泥墻,而這扇窗外卻是一幅水彩畫,畫里有白房、綠樹、紅花和戀愛的青年。那對青年女生皮膚之白皙和男孩的黝黑如緞形成鮮明對比。但他們就是那樣自然地牽著手,女孩的肩膀隨著笑聲不住顫動。

  海之多情大抵是因為生活在這里的人們。而桑給巴爾島,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讓歐美單身女游客喜愛的沙灘。沒有之一。潮水漸漸退去,沙灘上留下了無數的海草和貝殼,撿拾海草的人們循著潮水的作息,男子駕船去更深的海域尋找可以換錢的東西,婦女們帶著孩子在沙灘上勞作。她們將腰與腿彎成標準的90度,以難以想象的姿勢熟練地分揀著海草。孩子們可沒那么大耐心,胡亂做做樣子就忙著去抓小螃蟹和小貝殼了。

  村婦任由紅色的大花裙擺浸到水里,蓋因那抹中國紅在這無邊的藍里有著決裂般的美好氣質。

  一個大男孩推著小船滿載而歸,示意村婦給他拍照,說:“知道這叫什么嗎?姆萬尼!知道是干嘛用的嗎?”見村婦不答,繼續說,“賣給你們啊,亞洲人收購這個,據說會做成各種化妝品,比如牙膏、洗發液什么的。你是哪兒的?”“中國。”我答。“來這兒的中國人好少啊,歐洲人最多,亞洲只有日本人和韓國人來。”他說。我問:“你這一船海草能賣多少錢?”“1美金。”男孩兒定定地望著村婦,“你晚上有空嗎?來我家好不好,我給你看已經曬干的姆萬尼。”

  村婦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,他會不會是傳說中的“沙灘男孩”?再看他,倒三角形身材,纖長的小腿,有著完美的肌肉線條,年輕的臉上五官立體,美好得如同雕塑中的希臘少年。他火辣辣的眼神沒有轉移的意思,看得村婦臉紅,說:“好呀。”趕緊深一腳淺一腳地逃離海水回到岸上。少年在后面叫:“不要忘記哦,我叫祖瑪!”

  當晚,石頭屋主阿里亞斯聞琴聲而來,他指著皇帝的二胡由衷贊道:“真好聽!”我們順勢聊了起來。阿里亞斯今年26歲,高中畢業后因為家境不好沒有上大學。他說自己剛完婚1個月,妻子在石頭城的一家旅館當接待員,每周回來兩次。

  阿里亞斯家有兄妹5個,他最小,三個姐姐全都嫁在本村,唯有年長的哥哥去了瑞典。想起上午在海灘遇到的祖瑪,村婦感覺其中必有故事,便問他原委。阿里亞斯說,14年前,哥哥遇到了來這兒旅行的瑞典姑娘,兩人一見鐘情,后來哥哥就跟著移民去了瑞典。

  “結婚移民?”我們問。“實際上他們戀愛了9年才結婚。”我們追問:“在這兒,像你哥哥這樣與歐洲人結婚的男孩子多嗎?”“很多。如果家里有男孩娶了外國女人,整個家族都會為他驕傲。”他說,“這樣可以幫助家里改善經濟狀況。比如,這個房子,就是我哥哥投資建的,我只是幫他們打理而已。”“那么嫁給異國人的女孩多不多?”“一個也沒有。”“你哥哥原來做什么工作?”阿里亞斯想了想:“他在沙灘上工作。”

  這片沙灘幾乎沒有任何水上娛樂設施,實際上,因為淺海處海草甚多,也不適合游樂。那么沙灘從業者除了撿拾姆萬尼就只剩下了一種營生。村婦忍不住問道:“沙灘男孩?”說完兀自緊張起來,怕他生氣。好在阿里亞斯絲毫不在意這個說法,他無比淡定地回答:“沒錯。”

  后來聽其他人說,其實本地男人壓根不會以此為恥,這是他們改善生活條件,改變命運的最快渠道,干嘛要覺得羞辱?

關鍵詞:

編輯: 錢飛琴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